102年台北市立美術館藝術進入社區-藝術踏查資料

從空間美學看宜蘭社造-一種空間異化的抵抗策略

陳琳(陳碧琳)/台灣博物館研究助理

前言

  宜蘭社區推動社區總體營造(以下簡稱「社造」)已有許多年的經驗,「社造」一詞從文建會在立法院施政報告正式出現(1994103日)至今(2008年)已十四年,透過社區參與、提昇社區意識、營造社區魅力等等誘人的概念,一開始就讓打著文化立縣的宜蘭縣政府熱情擁抱,使之成為地方(縣)政府的重要施政之一。1995年宜蘭縣全國文藝際先打響「玉田弄獅」社造個案,開啟宜蘭縣社造討論風氣,1996年全國文藝際擴大社區參與,融入「歡樂宜蘭年」以全縣十二個鄉鎮十四個社區共同完成社區總體營造成果展示。1997年傾全縣公私部門之力舉辦全國社區總體營造博覽會,活動從328420日期間約有35萬人次造訪參觀,35萬人次也許無法跟今日大型國際藝術結媲美,但是在宜蘭交通不便的限制下(當年全縣人口約44萬人)[1] ,首次讓將社造光環集中照耀在宜蘭這個偏遠又不發展的「庄腳所在」,那種庄腳人辦喜事,輸人不輸陣,打腫臉也要營造熱鬧氣氛的感覺不難想像。當時白米社區也興高采烈的用木屐造了一個白米仙侶奇緣的故事場景,本事件成為該社區社造與文化產業結合的重要轉捩點,許多社區也都因此重新認識自己的環境,大型活動直接擾動社區的居民,也提昇了社區共同體意識與地方認同感,縣政府獲得「宜蘭人」地方共同意識的凝聚力,而參與的社區則廣泛接納了「社區總體營造」這個專有名詞及其理念。活動過後大家回到社區生活場域繼續討論各自社區要如何推動社造,過程辛苦與複雜不難想像,成果也等待大家發覺。這些年下來從遷廟(大二結)、穿木屐(白米)、溼地保護(港邊)、稻草創意(珍珠)、機堡景觀藝術(建功)、水鳥農村風情(時潮)、水綠花草(阿蘭城)、太陽花田(朝陽)、農漁村生活體驗(合興)、養殖與休閒農村體驗(尚德)等等各類社區議題都可以變成是社造的切入點,多樣的社造經驗也在社區人文景觀產生微妙的變化。

文章標籤

cesro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