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我們已經介紹過茨廠街。今天,我們不得不再次關注茨廠街,因為這個社區的某些地段將面臨永遠消失的危難。828日,雪華堂主辦了一項吉隆坡蘇丹街社區老街導覽,帶著我們穿街走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車鳴中,發掘茨廠街歷史性的一面。

文/攝影_黃征寰Text/ Photo_ Wong Zheng Huan

過去,我們已經介紹過茨廠街。今天,我們不得不再次關注茨廠街,因為這個社區的某些地段將面臨永遠消失的危難。828日,雪華堂主辦了一項吉隆坡蘇丹街社區老街導覽,帶著我們穿街走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車鳴中,發掘茨廠街歷史性的一面。

說起茨廠街,您的腦海裡浮現了什麼字眼?

翻版貨、中下階層的生活、唐人街、美食……這些似乎已經成了描述茨廠街的關鍵詞。但您是否發現,其中並沒有古蹟這個字眼。

其實,我們都已經被茨廠街現有的表象所誤導,若與吉隆坡開埠的年代比較起來,茨廠街走過的歲月其實並不少,甚至可以說是吉隆坡的同齡社區。所以,請您別對以下的事實感到驚奇。

文華大酒店旁的停車場曾經是孫中山的臨時革命基地;商務印書館旁的服裝店曾經為毛澤東做過西裝;在Ancasa酒店旁,早期曾有火車經過此處……還有數不完的歷史事蹟,都是茶餘飯後扯閒篇的好題材。

其實,我們在習慣上不會將茨廠街和古蹟產生聯想,其中存在不少客觀因素。例如:許多人都知道茨廠街路名的來源,卻不知道茨廠的遺址如今究竟在何處;古老的店屋不斷翻新,建築物的顏色也像天氣一樣說變就變;唐人街上售賣藝術、文化產品的攤子與商店可說是鳳毛麟角,攤子主人吆喝著的都是翻版貨的價格……以上種種,叫人如何把茨廠街和古蹟聯想起來呢?

 PS-1    

陳氏書院。

 02  

曾經為不少名人出過唱片的恩記唱片行。

話說當年

作為一個吉隆坡人或長期在吉隆坡生活的人,當別人問及吉隆坡的歷史時,如果我們也只能支支吾吾,顧左右而言它,那麼請問他還可以去問誰呢?所以,在講述茨廠街古蹟前,這裡先簡單說說吉隆坡開埠的歷史。

就在10年後的1870年,茨廠街與諧街也開始形成。這時,處於蠻荒狀態中的吉隆坡開始有了一些人氣,雖然居民只有千餘人,就算辦個集會也沒什麼看頭,但是這千餘人就是吉隆坡開埠的先驅。如果您願意的話,說他們功德無量應該也能算是情理之中。

話回如今

由此可見,茨廠街社區至今已有約140年的歷史。可是今天,如果您移駕到茨廠街,除了人多車多,泊車位充分體現了寸土寸金的精神以外,哪還有什麼百餘年古蹟的氣息。而更為滑稽的是,有一、兩棟保存得比較好的建築如:人鏡慈善白話劇社,在這個社區中卻顯得格外顯眼,而對某些人而言,她們卻顯得扎眼,看兩眼就想把她給打發了,眼不見心不煩。

如果您在星光大道上閒逛,那自然不必多說,擺在這裡的都是新活兒。而當您在茨廠街上溜達,要如何分辨哪些店舖是貨真價實的古玩,哪些是砸爛也沒人心疼的贗品呢?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看招牌。在布條印刷技術仍未普及的年代,我們的先人展現了空間利用的藝術,將店名雕刻在柱子上並塗上顏色,這就製成了立體的招牌。

當然,這與早期的建築特色也有關聯。早期的建築追隨新古典主義的建築風格,將柱子和屋樑都建得十分厚重,且注重雕飾,呈現出一種莊嚴的氛圍。就在這裡,我們的先人發揮了物盡其用的精神,反正柱子那麼粗,雕刻也是必然的裝飾,何不將自己的招牌刻印在柱子上?或許您又會說:把雕飾用在招徠生意上,不是顯得太俗氣了嗎?別忘了,那時絕對不會有中文之星,幾乎所有招牌的字都是請書法家寫好了,再刻模付印。所以這些招牌寫的雖不是大江東去浪淘盡,卻也在外型上具備了一定的書法藝術。

如果您相信感受先人靈氣一說,請在清明節站在親人墳前享用果品之餘,抽空到茨廠街文華大酒店後方的停車場小站一會兒,因為這裡很可能就是當時孫中山宣講革命思想的所在地(另一說法是在柏屏戲院)。而停車場旁的恩記唱片行的來頭也不小,據說此唱片行為不少名人出過唱片,如果您覺得自己在某個月哪一天會成名,也請來這裡出一張唱片吧!

接下來要說的就是最重要的木薯場,其具體位置就在茨廠街和指天街交接的T形路口處,也就是今天成記茶樓的店舖位置。這裡必須談到一個重要人物,即使您奉行家事國事天下事,不關我事的處世態度也一定聽過他的名字:葉亞來。茨廠街的木薯場正是由這位吉隆坡華人甲比丹所開設,雖然後來因經營不善而關閉,但是茨廠街一詞卻流傳至今,成了吉隆坡的關鍵詞。

此外,如果您同時信奉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及興都教的話,那麼茨廠街社區對您而言就是最理想的居住環境了。這裡結合了這五種宗教場所,要是閒著沒事,您可以來一天心靈之旅,為自己安排全日制的參訪活動。各宗教場所包括:佛教(文殊書局、菩提書局)、道教(關帝廟、仙四師爺廟)、基督教(衛理公會)、天主教(福音堂)、興都教(Sri Mahamariamman Temple,每年屠妖節的遊行隊伍便是從這裡出發,步行到黑風洞)。

03   

在時代的洪流中,老屋老店能剩幾何?

眼前時局

現在,讓我們來稍微關心一下時局。根據MRT公司的宣傳廣告描述,位於舊巴生車站旁的Plaza Warisan(蔡正木產業)3棟建築物將會被拆除,取而代之的自然就是符合現今時代風格的建築,屆時這裡將會成為吉隆坡其中一個重要的中轉站之一。此外,蘇丹街在徵地事件上會不會演變成另一個半山芭監獄(Pudu Jail)呢?

最後請容許我武斷的說一句:我們都不希望我們的後代只能在博物館中看到茨廠街和蘇丹街。

關於茨廠街(Jalan Petaling)

由於茨廠街當時所處的地區範圍名為“Petaling”,所以就命名為Jalan Petaling茨廠街有廣義和狹義之分,廣義的茨廠街指的是整個社區,包括茨廠街(Jalan Petaling)、蘇丹街(Jalan Sultan)、諧街(1988年改名為Jalan TunHS Lee) 、指天街(Jalan Tun Tan Cheng Lock)Jalan Hang Jebat等,而狹義的茨廠街就是指Jalan Petaling,全長約400公尺,寬約20公尺。

蘇丹街(Jalan Sultan)路名由來

為何這條街命名為蘇丹街呢?難道是哪位蘇丹熱愛體力勞動,親手在這裡建了一條街?非也!話說當年曾有人提議在精武山(其實是小山丘)的附近蓋一座皇宮,想請蘇丹搬進來住,可惜最後這位蘇丹沒答應,而為了對他表示尊敬,所以就將山下的一條路命名為蘇丹街。

如果您想為茨廠街社區奉獻一分力量,請瀏覽以下網址:
茨廠街社區藝術計劃2011 
www.facebook.com/PetalingCAP

這項計劃正在招攬各個領域的自願工作者,共同守護擁有140年曆史的茨廠街社區。

 

前麵店屋的建築風格為新古典主義,而後方旅店的04  

建築風格則是接近於裝飾藝術(Art Deco),線條簡單細長,屋頂設有旗桿。

 05  

蘇丹街少數保存得較好的古老建築——人鏡慈善白話劇社。

 本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etalingCA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esroc 的頭像
cesroc

102年「藝術介入社區」案-綠藝。臺北 社區團隊徵選

cesro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